日记网 >> 初二日记


回家


更新时间:2017/4/2 12:01:00  点击率:1093  手机版


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沈阳电子烟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lnvape.com/

撼动世界的调律师,2012云南高考状元,花都区民政局

  

  外婆每个月都要“回家”。我对此深感不解。“城里的房子难道不是你的‘家’?”我问。她说:“你也说那是‘房子’,怎么能是我的‘家’?”

  我不懂。外婆的父母早已离开了人世,左邻右舍也都由年轻人当家,那幢房子也有人看管,后面的那片田也是荒废已久。外婆究竟牵挂着什么?

  是为了与同龄人拉拉家常?是为了拭去板凳上的灰尘?还是为了拜一拜逝去的人?你问她,她也说不清楚。她只是觉得,不回家,就仿佛落下了什么。

  我仍旧不明白,那个没有商店、没有电脑、没有宽带的地方,怎么能如此吸引她?

  不久前,老家门前的路翻修了,不知怎么,堵了我们家的井。外公、外婆知道这消息的时候,正下着倾盆大雨,可是他们毫不犹豫,竟自己搭车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,就为了那口十几年没用的老井。

  外婆说:“那是你太姥挖的井,能保佑我们平安的。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似乎明白了些许。家对她来说,或许不是一个实物,而是某种精神寄托。就好比那口老井,她不指望它能供给清水,只求冥冥之中的保佑——一种玄乎却令她深信不疑的东西。

  姨妈也年年都要“回家”,回北京,回唐山,回太仓。这些都是她曾经的家,但一圈奔波下来,她总是满脸疲惫,仿佛例行公事似的无奈。唯有回到她小时候踩过的那片土地,她才能真正露出舒心的微笑。二十多年了,她依旧记得那条泥泞的小路,依旧记得湖边的桑葚,依旧记得偷偷塞给她糖的大妈。她依旧喜欢用别扭的土话与邻里交谈,尽管在我看来,她一身时髦的行头与周遭格格不入。

  我知道,她是常想家的。要不然,她不会每年都日夜兼程地赶路,要不然,年幼的妹妹不会知道那是冯叔叔家的小船……每当看到她疲惫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,我似乎又明白了回家的意义:那是寻找过去的影子,那是寻找精神的栖息地。

  隔壁的邻居肯定也想着家。他们是一对刚来中国不久的英国夫妇。花园布置成了经典的欧式花园,尽管孩子没来但还是添设了篮球架,就连室内的家具,也都是英国原装的老家具。

  可外婆说,他们住不长。我想也是,他们一定很想回家。



 上一篇:暮色中的古镇

 下一篇:我想亲吻太阳

相关日记

学生日记吧